• BurgessRandolph posted an update 1 month, 2 weeks ago

    現在有世子在帝都,哥哥們也都陪在帝都,昆明就一個明淇,chanel太陽眼鏡是女孩兒,香奈兒也是女孩兒,到底抵不了什麼用處。明菲軟聲相求道,哪個哥哥回去,昆明有什麼事,世子能早知道,二皇兄也能早知道不是?魏貴妃倒有些心動,不為別的,一邊是八竿子搭不著且脾氣不大好且前些年有些小摩擦的明湛,一邊是親妹妹家的親外甥,孰遠孰近,傻瓜都知道。

    到底沒一口應了明菲。明菲覺得這事有門兒,出了皇宮便興衝衝的回鎮南王府給明義報喜,叫Chanel只管等好消息,便回了壽寧侯府。不承想,第二日明湛便找上了門去,壽寧侯聽說鎮南王世子的車駕到了門口兒,衣裳都沒時間換,急忙出門相迎,正趕上明湛那雙金線繡雲紋的鹿皮靴踩在腳凳上,壽寧侯上前扶一把,待明湛下車,又與明湛見禮,笑道,不知殿下親臨,有失遠迎。

    明湛臉上沒幾分熱乎氣兒,以至於壽寧侯覺得世子是不是來找茬兒的。他,他家可是沒得罪鎮南王府的膽子。明湛一面往壽寧侯府走,一面問,明菲在嗎?殿下是來看郡君的嗎?壽寧侯心裡一顫,有種不大好的預感。侯爺不必氣,她既然嫁了香奈兒們家,就是香奈兒們家的孫媳婦,什麼郡君不郡君的,請她出來,香奈兒有事問她。明湛在路上便把來意說了,壽寧侯只得命人去請明菲,自己將明湛讓到靠近內宅的小花廳里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