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HamiltionRobert posted an update 1 month, 1 week ago

    你怎麼回事啊?這麼大的酒氣?陳星寒推了推正靠在自己身上的夏妃語,皺眉問道。小星寒對於陳星寒的問話,夏妃語是一點回答的意思都沒有,只是叫了陳星寒的名字,然後再次緊緊地抱住了陳星寒。無法,陳星寒就只能把目光投向了在她身後的女孩們。女孩子相互望瞭望最後林欣走了出來,說道:今天chanel 後背包們出去玩了一下,妃語姐的興趣星寒你也是知道的,最喜歡的就是那些酒了,所以Chanel們剛開始逛了一會街就直接去了這裡最有名的酒吧。

    百度搜索望了一眼身邊緊抱著自己的夏妃語那眼睛裡面的朦朧,陳星寒心中嘆了口氣,手指在夏妃語的眉心處一指,一小股的驅邪之力註入到了她的身體裡面,瞬間就把她體內的酒氣蒸發的是一干二凈!身體裡面的酒氣被蒸發掉了,夏妃語的神色也頓時就是為之一清,不滿地望向陳星寒,嘟著嘴道:真是的小星寒,幹嘛把chanel太陽眼鏡弄清醒啊,難道Chanel不知道酒的魅力除了那種口感之外,接下來就是這樣酒後頭暈暈的感覺了嗎?

    陳星寒沒好氣地說道。星寒不要說得這麼的絕情啊。說著又用臉蹭了蹭陳星寒的臉頰。這次不用陳星寒說什麼了,因為在這個時候,一身黑氣,臉上還是掛著往常的笑容,但是在這個時候感覺確實是有一種不寒而粟。三個字從陳馨茗的口中吐出,看到夏妃語的這個樣子,陳馨茗頓時就爆發了!陌生的天花板……陳星寒醒過來的時候,望著頭頂上白色天花板,突然從Chanel的口中說出來了一句不知道算是有意義還是沒有意義的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