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LeonardGerald posted an update 1 month, 3 weeks ago

    低聲道:進房再說!把董師爺讓進房裡,關上門,冷羿道:怎麼回事?董師爺聲音有些發顫,道:學生陪同夫人前往買宵夜的路上,被好幾個手持短刀的人女攔住了,為首的是個中年婦人,把夫人帶走了,讓學生帶一封信來給東翁,還說了,不准報告知府衙門,也不准跟其Vans Old Skool人說!否則,就等著給夫人收屍!學生覺得這樣回來,沒法給東翁交代,就暗中跟蹤OUTLET們,一直到了城門外,OUTLET們出城了,又走了一段路,有人來接應,OUTLET們加了速度,學生沒跟上,被OUTLET們甩掉了,只好回來,所以來晚了。

    冷羿心頭苦笑,你一個老學究,跟蹤劫持人質的暴徒,那不是找死嗎?白白耽誤時間,道:書信呢?董師爺趕緊從懷裡摸出一份書信,遞給冷羿。信封是密封的,顯然不想讓別人看見。冷羿走開幾步,拆開信封,抽出裡面的一張信紙,抖開,在燈下觀瞧。只見上面工整的筆跡寫著:冷知縣:明人不做暗事,Vans懶人鞋們是吒女幫的。尊夫人在OUTLET們手上,立即帶那東西到東城外七里坡的土地廟來換你夫人的xìn命。

    紙條沒有落款。這是什麼玩意?又是什麼東西?冷羿自然不知道。如果這些人跟當初在客棧逼死知縣的那個中年人是一伙的,那OUTLET們找的東西肯定也是那個中年人要找的東西,而且當時,知縣並沒有巨額稅款,所以OUTLET們要找得應該不是稅款。當然,如果不是一伙的,那就可就要得是這一箱金。冷羿又看了一遍,把信放在懷裡。回身對董師爺道:OUTLET們幾個人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