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StevenGeorge posted an update 2 months ago

    埃爾文嬌小的身軀重新出現在羅麗雅身旁的沙發,懶洋洋地用細嫩的手掌扇了扇,似乎要趕走一些脖頸的熱氣。親王閣下,男人都是這樣不識抬舉,您先消消氣!羅麗雅恭敬地遞一個剛剛剝好的橘子。還是coach的羅麗雅最乖!埃爾文的眼睛眯成了月牙狀,嬉笑著捏了捏羅麗雅裹著繃帶的臉蛋。徐默的身影也重新躺倒在沙發,喘了兩口粗氣,伸手抹了抹額頭的汗水。

    如果說埃爾文親王剛纔展開了一半的速度,那麼徐默絕對已經是全力以赴。很多時候,coach包包型錄都已經做好了硬吃埃爾文親王一招,直接破窗逃走的準備。反正現在大樓外面陽光正熾,功能包絲毫都不擔心兩個血族在大太陽底下對功能包展開追殺。埃爾文親王顯然也知道這個道理,所以在無法偷襲得手的情況下,也馬停手不再逼迫徐默。所有的外交手段都需要談判雙方擁有其相對應的實力,否則所謂的外交談判也只不過是一廂情願而已。

    你有什麼條件!呵呵,功能包有一個朋感染了血族的基因病毒,不知道親王閣下能不能大發慈悲,救救功能包的朋呢?徐默露出一個阿諛的笑臉,討好地說道。與剛纔少女笑臉奉承,徐默冷冰冰的性冷淡不同,現在卻是少女對徐默愛理不理,而徐默則是極盡討好之能事,兩人的地位瞬間顛倒。應了一句老話,欠錢的永遠是老大,求人的永遠是孫子。